咨询热线:042-94700706

官网_亚博LOL_官网

虚荣凯瑟琳背景故事:做该做的事

贪婪凯瑟琳背景故事:做到该做到的事,本文主要描写亚丹之妻茱莉亚丧生之谜和茱莉亚与凯瑟琳的关系,真凶将要大白。酒馆里,离门更远的桌上点着一支蜡烛,黯淡的烛光照不清那身穿厚实裤大衣女人的身影,不见她独自一人坐着,看著桌上热腾腾茶杯里转动飘浮的茶叶。她这大半生希望的想沦落手上戴满叮当作响的手镯,四处流浪的老神婆,靠着为傻瓜过客应验未来,理解杯中茶叶吉凶过活。茱莉亚接受较好教育,并不巫术,但此刻要她想靠神婆应验海捞一笔也是有可能的。凯瑟琳踏入大门时,所有人的眼光都并转了过去。虽然看不到她那红白相间的穿著,但她那件褐黄色斗蓬郄今晚她那猛虎出有柙般慑人魂魄的气势。尽管凯瑟琳脸带微笑,一步步南北茱莉亚包厢前的桌子,斗篷下短裙穿著郄若隐若现,掩饰不了她的现实身位,空气中凝重气氛也未减弱。酒店小二像颗掉落山丘的石头踉跄地说:「安...晚安...客官...有何贵...您要点...什么呢?」凯瑟琳打量着小二,等着他结结巴巴地把话听完。「酒!」她嘴角咧笑着说。「立刻来...那您呢,小姐?还必须茶水吗?嘿,您不是那位茱什么的...」凯瑟琳靠了上去,手指顶着小二的下巴,把他的眼睛改向她。

虚荣凯瑟琳背景故事:做该做的事

「我要红酒!」她嚷嚷着。茱莉亚呼了口气。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那小二跑堂拿酒时,她已握住好拳头打算动手了。「凯,你真为不会去找借口呀!我们难免竟然酒店里大伙都忘记吧。」凯瑟琳装有得很伤势的样子讪笑道:「你心眼真坏。我可对这变装十分满意的。你看,甜美吧!」她乖着眼,张开双手。茱莉亚散发出啜泣的笑声大声大笑道:「你这变装就跟在老虎头上戴顶帽子没有两样。」两位女士一语不发地推倒着酒。回来,凯瑟琳一本正经地卯上前去。「莉亚,她要你的双胞胎。她想要在你抱住镇压前,就先下手为强。」茱莉亚浮现说。「盖瑟恩不会老大我的。」凯瑟琳鼓了大笑。「也许吧!那天时机成熟的时间,或许他们不会拜托。不过,暴风卫士现在就到了。我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这一路上,鸣恩仍然都窝在我肩上。他现在早已在交托你的家人了。」凯瑟琳将茱莉亚颤抖的双手握住在手心。「这项任务今晚就得已完成。双胞胎得同我一起返回蒙里拉。」茱莉亚立马将手抽回,浮现看著茂密蜘蛛网的酒店柱角。「不!」凯瑟琳一挺抱住来跪的笔直说:「你坚称我若有自由选择的话,我也不不愿这么做到。但是,这次你知道没得中选了。莉亚,我答允你,我一定会只想交托他们的。」「不要!」茱莉亚极力说。「我姐姐不会把塞莱斯特教成位大暴君的。而且,你显然阻止不了她这样做到。」凯瑟琳张开她茂密茧的手掌。「所以?那你又有何高见呢?你和亚尔丹,就算再行再加我,都不有可能击败暴风卫士的。没有去围困你的农庄的也把每条通向庞比恩的交通要道都封锁起来了。我们一旦已完成任务,我们就立刻消失。莉亚,你现在的唯一选项就是坚信我。」「像我姐姐那样信任你吗?」凯瑟琳皱着眉头说:「你我打小就是朋友呀!」「我们三个打小也是朋友呀!」她们俩人又再度陷于一阵太久的沈默。茱莉亚最后叹口气道:「我会警告亚尔丹,暴风卫士就在附近了。孩子们的作息要一切如常。表面上,无法让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发动反击时,我会帮助亚尔丹逃跑。」「你们是逃不出暴风卫士的迎击的。」「不,还有一个方法。魔法师只有在死后才能显得更为强劲。你杀掉我后,我就可将我的能力传授给他。他不会活下去的。」凯瑟琳握着酒杯,声音冷若冰霜地说:「我会这样做到的。」「就是戏场戏!生产恐慌而已。」凯瑟琳咬着牙,眼眶溼濡的大喊:「我办不到!」「那,你就跑完吧。蒙里拉这儿早已不必须你了。暴风卫士不会迎击亚尔丹,而你必需逃到盖瑟恩找寻援军。」凯瑟琳兴奋地握破手中酒杯,玻璃碎片像闪亮雨滴般布满在桌面上。整间酒店一时间凝了下来,大家的眼神都专心在凯瑟琳身上,她的血只不过闪闪发光的海希安井水般从拳头上流了下来。「你和你姐姐根本就会考虑到你们的命令不会导致何种结果。」凯瑟琳眼旁晕着未干的泪水,落泪地说。茱莉亚深深地吐了口口水。她冲向凯瑟琳东流着血的双手,像位母亲般,细心地照料着。「你的忠心,我十分打动。但是,我不是个平凡人。我有个王国得照料。」她边啍着小调,边将凯瑟琳手掌中的玻璃碎片滚了出来。「如果你把我的孩子们交给我姐姐手上,她一定会把我女儿教教成一头怪兽,让我儿子在她的娃娃兵团中上前线士兵们,与盖瑟恩护卫争夺战土地。」凯瑟琳的血和着酒边满布在地板上,茱莉亚边合起凯瑟琳双手,放到她的双孩儿。一道绿光闪闪发亮,茱莉亚开始利用海希安的力量,施展化疗法力,伤口凯瑟琳的伤口。「做到该做到的事,是不必有罪恶感的。还有... 还有....」茱莉亚发抖了一下,之后停车了下来。「我会让你苦难的。」凯瑟琳音节说。茱莉亚的肩头冒出冷汗,之后放松凯瑟琳疗愈的双手。他们抱住走进包厢座席,矗立在桌前,彼此眼神过渡那时,俩人心间的距离好像刹那间不复存在。凯瑟琳微笑地轻摸着茱莉亚的脸颊。「喂,莉亚」她音节说。「喂,凯」茱莉亚也悲喜交加地音节返道。凯瑟琳一挺抱住来,擦干眼泪,手挂腰间,离去着情绪。她再度向茱莉亚低头致词后,之后冲向斗篷,朝著迈过涂着自己血迹的地板,在酒店顾客的沈默和惊慌眼神中,走进酒店,消失在夜色之中。续待上集故事...更加多资讯和进击请求注目贪婪进击专区。北岸引荐: 贪婪Vainglory 新手教程 新手须知 段位称号 野区情况 新手英雄引荐 新手技巧 组队开黑 皮肤提供 创立公会 创立团队 萌新参考书 高手进阶 回头A技巧 辅助出装 地雷技巧 对线技巧 GANK教学 高效打野 仅有英雄出装 装备解析 皮肤吉尼斯世界纪录 英雄故事. 青睐大家重新加入游戏群一起辩论!